当前位置:维纳斯小说>历史军事>繁华烬> 第十六章 风波乍起(四)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十六章 风波乍起(四)(1 / 2)

“师父,这种毒是什么味道很奇怪,是由什么制成的”当时才十一岁的我指着一个白色小瓷瓶问师父。

“白练,就是白练啊。”师父突然叹了一声气,像是对自己说的一样。

当我把自己的猜测和想法全部和离天颂说了之后,他却只是沉默。

此刻看着离天颂那凝重的神情,一时间我却也不知如何是好。

出云国的三大奇毒,向来最是难解。而且即便真要解毒,那么既要得毒方,又要求药引。得毒方难,求药也容易不到哪儿去。

就像前阵子解紫魅,必须要得半月莲一般,白练奇毒想必得有专门的药材来做引。

但更糟糕的一点是,毕竟我学医还不成气候。再加上之前也是偶然听师父偶然提过一嘴,甚至连毒药的主要成分都不知是何,根本就难以根据毒方来确定解药配方。

紫魅毒性虽强,但总还知道主要成分,所以勉强可以配药一试。

但现在大家中的白练毒,我真是没了主意。

师父一向下山后便行踪不定,就算想找他回来,也只是有心无力罢了。

可现在如果平渊门都没法子解毒的话,那其他门派的那些普通大夫只怕更是没辙了。

“你先回去休息吧,我再好好想想该怎么办。”他面上虽还镇静,但却还是愁眉紧锁。

想到自己在这儿也一时也帮不了什么忙,谢绝了他的好意后,便孤身一人离开了。

回去的路上,我细细回想着事情的全部经过,越发觉得背后必有阴谋。事出反常必有妖,但这躲在暗处的妖是谁,一时间却怎么也想不到。

刚刚离开前,离天颂身边的棋风还不忘恨恨地看了我一眼。我明白他的意思,大抵也是认为此事必定与我还有平渊门脱不了干系。

如此看来,这件事绝对是冲着良艮全门来的。先是把其余不擅用毒鉴毒的门派用白练给放倒,然后再栽赃嫁祸给我们平渊。最后如果中毒的各位果真一命呜呼,那么仅剩的平渊门就算人人生着几十张嘴,只怕也是百口难辩。江湖上的其他各派也不会就这样轻易放过我们,背后之人的用心之歹毒,真是可见一斑了。

现在主要就看是不是有人会信我们平渊确是无辜,尤其是离天颂是不是相信我们,终究现在形势下的良艮山,只有他的命令才可以真正左右众人。

我相信他是君子,绝不会随便冤枉好人,但我却不敢保证,君子就一定不会被人所惑。何况中毒之人中还有他的亲父亲,真是很难说他不会被私人感情所影响。尤其是如今证据貌似已经直接指向了我和平渊。

想到这儿,真是一点别的心思都没有。萦绕在脑海中的,反反复复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要想办法尽快研制出解药。

回到清宁院之后,一点睡意也没有。于是转身直奔书房,在那儿熬了一天一宿,都快把房间里的医书、药典和毒经翻遍了,却还是没有找到关于白练毒的有用的消息。

本就只有毒经上有记载,可统共也就记了不到两句话:白练之毒,非制毒之人,余人无解矣;若强悖药理,所费之功,终是白练也。

“所费之功,终是白练也。”,我细细揣摩着这句话,到了这时,才真正明白了师父之前说的“白练,就是白练”是什么意思。

但制毒之人,恐怕去世已经百十年了吧,这样一看,写的和死路一条其实也没什么差别。

第二天傍晚,倾城进来给我送吃的的时候,我正伏在案头困得睁不开眼。

“醒醒,吃点东西回房间睡吧。人都困成这样了,再看也看不出什么来的。”她出声劝道。

“不了,我还是再多看看。”我勉强直起身,靠着椅背有气无力地说着话。

“唉,对了,你还不知道吧,我今天又看见萍月鬼鬼祟祟地出了门。你猜她出门去哪儿了”倾城一副刻意吊人胃口地发问。

“你直接说嘛,我这脑子已经想不下别的事情了。”边说边拿起旁边的粥咕咚咕咚地直接往嘴里灌。

“她去霁月院找了离天颂,你说他们俩是不是已经有了私情。现在离风彻中毒,萍月专门去送温暖的。”

“不会吧,平时也没见他俩有什么很亲密的接触呀,你该不是看错了吧。”我摇摇头,一副不信的样子。

“真的就是嘛,你看你还不信我,前一阵子,她每天晚上都偷偷默默出去,搞不好也是去找离天颂的。你别怀疑我的智慧,就你一个人整天傻兮兮的,我看你身边这个贴身丫鬟,秘密倒是多得很呢。”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