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维纳斯小说>历史军事>繁华烬> 第十五章 风波乍起(三)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十五章 风波乍起(三)(1 / 2)

一时间,在座所有人也纷纷慌了神色。

听到大殿似有动静,良艮的亲卫队立时便冲了进来。结果一进来,看到的却是在座宾客倒下去一半的情景。

我眼神盯着师兄那边,只见他虽吐了血,身形也有些颤栗摇晃,却没有倒下,一看就是在勉强硬撑。

隔着一段不算太近的距离,他一直目不转睛地看着我,嘴里好像还在呢喃些什么。我顾不上其他人讶异的反应,直接离席跑了过去。

“有人在菜里下了毒。”师兄虚弱地靠在我身上,眼神直盯着面前摆放着的菜食。

我拿出银针来试,却发现没有什么反应。本是想闻闻看的,但菜肴本身的香气却盖住了其他任何的气味。情急之下,我只好用筷子夹了根青菜,直接放进了嘴里。师兄着急想拦,却被我眼神给拒绝了。

其实如果真是中毒的话,那么在座所有人只有平渊门的弟子是危险最小的。平渊门一向以医毒双绝闻名于世,门下弟子虽各有所长,修习课业不同,专攻程度也不一,但简单的医术和毒术却是必须掌握的。

所以从入门之初,所有弟子便经常尝百草,知医理。自己中毒,然后自己再解毒,如此一来二去,体内毒素和药物积累时间长了,久而久之,对于一些毒药的抵抗力较一般人来说都是比较强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良艮全门几乎在用完菜肴后,都吐血倒地,师兄和其他门下弟子却还可以勉强撑上一阵的原因。

在咀嚼了好一会儿后,当菜本身的味道淡去后,我好像觉得舌尖有些微麻微涩,细品之下还有些说不出来的苦味。

师兄说的中毒应该是没错了,但大家究竟中的是什么毒呢而且为什么同处宴会,现场来了那么多武林门派,却偏偏身为东道主的良艮全门中了毒一时间,脑海中有千万个疑问环绕着。

既然是中毒,那么现在最要紧的就是护住这些人的心脉,免得毒素在体内游走造成更大的危害。我拿出银针,挨着给在座中了毒的人一一施针。随后拜托离天颂吩咐良艮护卫队将这些人都送回了自己住处,并派人照看着。

当中毒的人一一抬离后,大殿内良艮除外的其他门派又开始互相聒噪议论起来。我转而去看离天颂,只见他脸上也并不好看,眉头紧蹙,脸色也不禁有些发白。刚刚帮离风彻施针的时候,他就是这样了。毕竟是自己的亲爹,换成是谁也不能轻易冷静。

在这些人中,师兄和平渊其他的师兄弟都是属于中毒很浅,不会危及生命的那种,所以我很难体会到离天颂现在的心情。看到这儿,我只是走过去,轻轻拍了下他肩膀算是安慰。谁知,他却转身神色有些复杂地看了我一眼。

紧接着,出云的禾风一派竟站出来了。

“慕子衿,今日的事情是不是和你们平渊门有关”直接毫无道理地就冲我而来。

不知为什么,总觉得此次中毒背后必有阴谋,但具体是什么情况我确实是十分迷惑。但看这个禾风一派的意思,是想把大家中毒的帽子都扣到我们平渊门头上了。

“不知姚世伯这话从何而来晚辈不解,还请赐教。”我尽量保持冷静地回答道。

“什么意思,谁不知道良艮山上下毒就属你们平渊最厉害。现在良艮全门都中毒颇深,只有你们平渊门的弟子和没事人一样,装个虚弱样罢了。再说,谁不知道你们平渊门一向心高气傲,不服离宗主管教,也看不起山上的其他门派,说不定就想借此次下毒,把良艮的其他门派给一锅端了,自己好在山上做老大呢。”说话声音还越来越高亢激昂,生怕在座的其他人听不到。

简直就是在胡说八道,蓄意陷害。我心里不禁有些气恼,但又不好发作。

只能接着说:“姚世伯,这话你就说的过分了吧,如今偏是我们良艮全门被人下毒,可偏偏外面各派却安然无恙。你就敢断定不是良艮门外的人下的毒吗再说了,我近来可是听说了世伯的一件趣事,说是禾风刚把落刀门给全灭了,把人家的地盘、田铺什么的都给抢了,如此说来,莫不是如法炮制,想借机夺了我们良艮山的权吗”我目光一刻不移地盯着他,只见对方被呛的有些说不出来话,最后只露出了一个气急败坏的表情。

其他安坐在一旁,静静地看着我俩在这儿唇枪舌战,但毕竟这里是良艮的地盘,外人也不好多说些什么,于是大家都很默契地选择了不开口。

我眼神转向了离天颂,希望他能出来主持下大局。毕竟他才是离门的少主,良艮宗主的亲儿子,而我的话其实真起不到什么用。

他眼神没看我,只是当着各位叔伯的面,提出了自己的三点意见:首要的当务之急是要搞清楚大家所中之毒究竟是什么,然后尽快寻求解决之法;另一方面,宣告良艮护卫队里外加强巡查,避免有人鬼祟行动,暗中使坏;最后吩咐大家近期万事小心,有异常情况随时报备。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