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维纳斯小说>历史军事>繁华烬> 第五章 夜探离门(一)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五章 夜探离门(一)(1 / 2)

回去的路上,我和师兄都很默契地一言不发,可眼泪却无声地大颗大颗地滚下来。

头一次,我知道了有心无力是什么境况,也是头一次,深感自己的冷血与麻木。

送我到了清宁院后,师兄就拔脚走了。刚一进门,就见萍月迎上来同我讲什么,但我一看见她的脸,反倒哭得比先前更凶了,连她说了些什么也没注意听。结果搞得她也是一脸的惊讶无措,手忙脚乱,只顾给我一个劲儿地拿帕子擦眼泪了。

整整一个下午,我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自己一个人躲在被子里痛哭流涕。谁来劝问都不好使,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听,把周围的人急的团团转,却没有任何办法。

是夜,师兄突然来找了我。

萍月说我心情不好,大概需要休息,打算把他打发走。谁知,师兄竟直接冲到我房间,一把把我从被子里给揪了出来,那姿势真像挑小鸡一般随便。

“别和我说话,我讨厌你。”说着就要重新蒙进被子躲起来。

“一点出息都没有,一哭就躲被子。”然后直接把我被子给抢走了。

我泪眼婆娑地盯着他,一副怀带不满的样子。

“和我出来,有事和你说。”说完也不管我愿不愿意,直接把我给拉了出去。一点也没顾忌身后追问的萍月,还有大晚上孤男寡女地出去成不成体统。

从清宁院出来之后,师兄绕小道带我去了默湖。

“师兄,你这是”我满是不解,脑子里闪过了千万个想法。不会是下午遇见那个伤者已经咽气了,喊我来埋尸的吧,想到这儿,本来稍微缓解的情绪,一下子更崩了,泪水简直就是一发不可收拾。

“进去。”话音刚落,就指着芦苇荡的方向示意我往前走。

人都死了还要我去埋,这男的真是没良心。

今天是怎么了,不仅要受良心的谴责,还要受惊吓。明明就是我见死不救,然后这么晚还去打扰人家肉身,万一被他死去的魂灵记挂上了怎么办,而且十分有自知之明的一点是,其实我真的很怕鬼。

整个人颤颤巍巍地,连连摆手,接着一个转身就想往回跑。

见我实在害怕得不行,师兄直接大手一挥,拉起我就往芦苇荡深处走。我闭着眼不敢看,却觉得脸上被苇叶扫过了好几道,有一种微微刺痛的感觉。

“睁眼吧,还想不想救人了”师兄在我身旁开口。

我缓缓地睁开双眼,却发现芦苇荡旁的湖边正停泊着一只小船,居然是还带顶棚那种的,前后都被人拉了帘子。

“进去看看。”师兄挑眉示意我。

我上船,拉开帘子一看,船上躺着的人居然是今天下午见到的那个伤者。

“还在昏迷,我下午给他看过了,主要是身上的皮肉外伤导致的失血过多。已经给他包扎,也用过药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还没醒。”师兄的声音透着一丝无助。

我轻轻俯下身子去把脉,才发现他的脉象有一种说不出的奇怪。脉象跳动时急时缓,时轻时重,很不规律的样子。而且就在我们刚进来的这一会儿,躺着的病人已经不自觉地惊厥两次了,在这不到一刻钟的时间里。

如果只是外伤造成的失血过多,在已经包扎用药的情况下,出现这种情况的几率几乎是微乎其微。他的样子只怕是不像简单外伤那样简单,一时间,我和师兄都陷入到了某种焦虑之中。

良艮平渊一族虽然被认为是剑术、毒术、医术三绝,但师父教导弟子一向都是因材施教,看门中弟子资质来选定教授方向。师兄天生骨骼清奇,肢体反应灵活,所以主要修习剑术,至于毒术和艺术只是简单学了点皮毛。而我从小就五感奇灵,味觉、嗅觉更是较其他弟子出色,所以主要学的是医术和毒术。

师兄只看到表象不奇怪,但更深症结的问题究竟在哪儿呢。

我脑子反复闪现着看过的医书医典,还有师父之前教授时的一点一滴。片刻之后,突然灵机闪现了一下。

“师兄,你把他上衣给解开。”

我则拿起了船上仅有的那盏灯笼,然后蹲下去身去仔细查看。尽管照明效果不是太好,但凭着极佳的视力,我还是发现了他的胸膛处明显较其他地方颜色深紫些。

“他中毒了。”我抬起对师兄说,目光直接迎上了他望过来的眼神。

“什么毒,这么奇怪”

“出云国特有的紫魅奇毒,和飘雪、白练并称为出云国的三大奇毒,是从出云特有的紫蝮蛇身上提取淬炼而成的。中毒者外表与常人无异,虽然保持生命体征,但只要毒根不除,人就会一直昏睡下去,就像现在这样。”

“那现在怎么办有解毒的办法吗”师兄不无急切地问。

“没人尝试过,但之前听师父说南北两地的物种毒株都是相生相克的,传言说南地高山极峰上生长的半月莲可以用来驱赶那种蛇。医书上也记载有,半月莲,南地高山顶峰生,祛毒驱毒,堪称世所罕见。我想,如果真要尝试,那么就一定要设法取到半月莲。”

“那现在要去哪儿采难不成真要翻山越岭去采,估计我们回来,他也没命了。”说着,师兄还不忘看了正在昏迷的那人。

“半月莲,顾名思义,一年只有半月生长,半月生长完成后,不到两个时辰便自己枯萎了。所以,很少有人见过,能被用来入药的,更是罕见。”我有些灰心地叹了口气。

看着师兄脸上很是沉重的表情,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来安慰他。其实,他面上看起来大大咧咧,但内心却相当善良,向来看不得人家受苦受难的,活脱脱一副菩萨心肠。

“不过,这种毒并非会立刻致死的,是种慢性毒,我们还有时间可以想想办法。”我宽慰道。

回去的路上,师兄一言不发,就连身影也是沉默而落魄。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