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维纳斯小说>历史军事>繁华烬> 第一章 少年游(一)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一章 少年游(一)(1 / 2)

从赛马会那日算起,师父已经有大半个月不曾理我了。我一边手托着腮伏在窗边,一边望着窗外的丁香花不住地叹气。

真是恼人。本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就是借着良艮山上一年一度的赛马会,组织良艮各门派弟子在一起玩耍热闹一番,顺便送点礼品给孩子们罢了。

偏偏要命的是,今年的冠军奖品一改往年那些个珍贵的玉石小物件,居然是琉球进贡给出云国的芙蓉花露。

平素听闻,这芙蓉花露是琉球第一药帮的独家珍品,近十年才出产一小瓶,具体制作方法不得而知,但其珍贵奇异程度也是难得。更重要的是,对于缓解骨质损伤有奇效,甚至坊间传言,能令多年因伤卧床不起的病人恢复如初,形如再造。

神不神的这还不好说,但一个学医之人要对各种奇药奇毒敏感的职业操守还是要有的。为了能赢得这次赛马会的奖品,我提前花了差不多一个多月的时间去练习马术。

比赛当日,本来眼瞅着就要赢了,偏偏离门的二弟子如风在我背后暗算,搞得我差点从马上直接掉下来。越想越气,一时没忍住直接拿剑教训了他一番。没有搞到受伤流血,只是用剑法在他的衣服上画了一幅画而已。

当衣衫褴褛的如风追赶着我回到终点的时候,在场传来了一阵哄笑声。没有意外,因为我在他的衣服上用剑画了一只乌龟。想到这儿,自己也有点想笑,但却被站在一旁休息的师兄用目光给盯了回去,最后只是简单地勾了勾嘴角。

站在台上的离门门主离彻风和我师父的脸色已经沉了下去。一个目光直直地盯着我,愤恨中带着压抑那样,却苦于不能直接发作出来;另一个只是冷淡地看了我一眼,便将目光收了回去。

“离门主,小徒顽劣,令如风贤侄当众难堪,是我管教不严。实在抱歉,还请离门主海涵。”师父已经率先开口致歉道。

话刚落地,一旁的离风彻也很快脸色一变。一脸不妨事的笑容,对着师父说着“这不打紧,小孩子间玩闹而已。”这样的客套话。

哼,老狐狸就是老狐狸,脸色变化这么快,明明就是讨厌我,还偏要装成大度得很,真是虚伪。我目光别过去不再看台上那个惺惺作态的人。

当然,最后结果还是我拿到了那瓶芙蓉花露。但是师父却不再理我了。

大半个月来,每次去平渊阁找师父,总会被他的贴身小厮庄儿打发回来,说是已经休息了要不就是还没起。无论早上、中午还是晚上过去,全都是一样的答复。现在连日常剑术也都一并交给师兄来教我。

良艮的夏天,树木繁茂,花草馥郁,尤其到了傍晚,穿堂而过的风里卷着一股自然的花草香,沁人心脾。

我一手拉着缰绳,一边对和我一同骑在马上的师兄说道。

“师兄,你说,我之前也不是没有调皮捣蛋过,师父一向不也没当回事吗难道这次就因为我当众让如风出丑了,他老人家就不理我了”

“傻子,师父恼你不是因为你顽皮。你想想,在如今的良艮众门中,哪家的风头最盛”

“那当然是离门一派了。”

“那实际上哪家剑术最强”

“虽然大家都不明说,但是我们平渊门的剑术、医术、毒术自祖师爷那辈起就一直是天离一绝,这也是众人皆知的,还用问嘛。”

“所以呀,离门一派向来视我们平渊如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除之而后快,生怕自己有朝一日失势。师父这些年来愈发低调,也不许我们在外人面前私自展示剑术,就是希望能够不成为众矢之的,被离门非难。那天你虽然只是用剑法教训了一下如风,但从他被刺破的衣服来看,就足以让人见识到我们平渊门剑法的精妙。更不必说,如风一定会将与你对战的情况悉数上报给离彻风。那样一来,只怕我们平渊门会更遭人嫉恨。”

原来竟是这样。以前只知道师父从不让在外人面前随意使用剑术,却一直没想到这背后竟是这么错综复杂的纠扯。心下顿时觉得有些愧疚,默默地低下了头。

“别想了,下次见到师父的时候,诚恳地认个错,师父才舍不得一直生你气呢。再说,你生辰也快到了,总不会连生辰都不陪你过的。”说完,就策马疾驰而去,将我远远地甩在了后面。

“师兄,你等我呀。”说着,赶忙驱鞭追了上去。

转而就到了五月初五,我的生辰。

那一天中午,师父终于出现了,依旧是一副严肃的样子。

我装作马上要掉眼泪的样子迎了上去,委屈巴巴地看着师父。谁知道歉的话还没开口,就直接挨了一个爆栗。我冷抽了一下气,转而赶快狗腿地在一旁端茶倒水。在这时候,殷勤点总归没错的。

待师父落座后,站在一旁的师兄给我使了个眼色。

我扑通一下就直接跪下了,扯着师父的袖子,装可怜道:“师父,衿儿错了。师父要打要罚,衿儿都不会多说半句话,但师父日日不理衿儿,这简直比被打手板再疼上一百倍。”边说着,便做出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

“你呀,起来吧。不能再有下次了,知道吗”说着就要扶起跪在地上的我。我急忙重重地点了点头,然后师徒三人聊天笑闹着。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