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维纳斯小说>科幻灵异>从一人开始的蛊师> 第二百零七章 魔尊传人赵怜云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二百零七章 魔尊传人赵怜云(1 / 2)

林景满足的瘫在床上,连身上道痕撕扯身躯的疼痛都被喜悦冲散了几分。这八十八角真阳楼中有三道无上真传。

第一道便是这整个八十八角真阳楼的掌控权,得者可掌握北原命脉。不过八十八角真阳楼命不久矣,这道真传相当于废了。

第二道便是巨阳仙尊所开创的运道真传,是一套完整的运道蛊虫。最有价值的便是一只八转鸿运齐天蛊,一次性消耗蛊虫,用于身上,气运加身,已经逃出运道真传。林景没有获取的手段,也没有马鸿运那种吸引鸿运齐天蛊入身的运道。

也不知道是不是名字原因要不要暂时先改名叫林鸿运不靠谱若是白尊者的气运在此界有效,立个白的雕像拜拜都比这靠谱

第三道便是这传奇九转智慧蛊,智道蛊虫之巅已经搞定接下来专心准备碎窍升仙便可

林景在与智慧蛊交流之时,方源那边居然遇到那道无上运道真传与其他真传相撞,原来是之前被墨瑶打出一丝裂缝,使其偏离了轨道。

便宜了方源,得到了一只运道蛊虫,五转察运蛊。

林景离开时,方源也离开了真传秘境,但不是出来,而是更加深入,见到了王庭福地的地灵霜玉孔雀

可惜方源费尽心思让霜玉孔雀重获自由,便是希望能掌握王庭福地,暗中操控北原局势。奈何霜玉孔雀的要求他是万万达不到,因为他已经无法真心爱上一个人了

“我的另一处布置差不多也该起作用了吧”林景看着天花板,思索着。

这处布置是让李铭去办的,不太重要,只是一时意动。那是一处传承,林景的传承准确的说是,死去的域外天魔七转剑仙林景传达的“红莲魔尊”的隔代传承

这是专门为一个人准备的没错,那就是赵怜云。不过李铭惊奇于马鸿运的运气,觉得这道传承是为他布局设计的。

“哈哈,要是之后红莲魔尊传人赵怜云掌握爱情蛊后再给宿命蛊来一下,那就有意思了”林景想想就觉得有意思。红莲魔尊是蛊界之人,即便用上爱情蛊,也无法完全摧毁宿命蛊。

只是令其从九转落到八转,在监天塔的增幅下,还能维持效果。不过让赵怜云这半个域外天魔来用,效果更甚

关注马鸿运、赵怜云许久的李铭,按照林景要求布置的传承框架自然是在他们常出现散心的地方。等到人进场,林景远程秀操作

“唉脏活累活都老李我来干,他们就去八十八角真阳楼里得好处”李铭自然要跟过来,保证进入“传承”前不出意外。

“你这笨小子还真是傻人有傻福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修炼”赵怜云愁眉苦脸,自己已经失去家族依靠,要想修炼就只能靠马鸿运这傻小子。这也是她多次为马鸿运出谋划策的原因。

“小云姑娘不用担心,你一定很快就能修炼的”马鸿运说着,突然惨叫一声,掉到一个圆坑之中。

“喂没事吧”赵怜云已经见怪不怪了。她仔细看这个坑,坑壁光滑,显然是人为,估计是这傻小子又要得什么好处了

“小云姑娘,你快来看看这个什么意思我完全看不懂啊”马鸿运爬在一处,抬头大喊道。

“你接着我点”赵怜云跳了下去。马鸿运再怎么傻也是二转蛊师,轻松将赵怜云接住。

“估计是开启传承的什么密令吧”赵怜云早就听说这王庭福地之中到处是蛊师传承,她想修炼,最好就是碰到一个正道蛊师传承。但外面有蛊群、兽群,危险万分。只能在这周围散散步,碰碰运气。

“啊这”赵怜云看到这前半段的密令惊呼出声

这里是一个石板,石板上面用汉字刻着五个字:

奇变偶不变

“小云姑娘,你怎么了”马鸿运看到赵怜云突然愣住了,开口问道。

“没事”老娘机遇来了,这居然有自己的前辈赵怜云狂喜,然后发现自己无法在石板上刻字,难道又要便宜这个笨蛋了吗

“小云姑娘,你看这有灰尘盖着”马鸿运说着擦拭了一下石板。原来“奇变偶不变”的颜色和石板一样是灰尘盖着,并不是让你刻字。

“我特么我特么老娘都到这个世界了,居然还要特么做数学题”赵怜云看到上面是一道解非齐次线性方程组通解的题,人都傻了

“小云姑娘,我怎么看不懂上面的意思”马鸿运疑惑的看着石板。

呵呵,我都快看不懂了赵怜云自然不可能放弃,这可是独属于自己的奇遇,不断用树枝在一旁计算着。

外面的李铭等了许久,心道:“主上那些鬼画符真的有人能看得懂吗让我老李来,肯定进不去。不过以这个傻小子那运气还真不一定”

“哈哈哈哈,老娘解出来了”赵怜云疲倦中带着得意,还好自己聪慧,没有把所学完全还回去。

“小云姑娘真厉害”马鸿运虽然什么都看不懂,但夸就完事了。

赵怜云说出通解的瞬间,石板红光绽放,包裹着赵怜云,消失不见。

马鸿运大惊:“小云姑娘”

此时的赵怜云正在一处通道之中,看着前方的大门,激动不已。小跑向前,走到门前,伸手推门。

“检测灵魂中符合条件”

大门应声而开,映入赵怜云眼中的是一片星河。

“细草微风岸,危樯独夜舟。

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名岂文章著,官因老病休。

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

赵怜云熟悉的诗句从远处传入她的耳边,一股无边的孤寂之感涌上心头,仿佛整个世界只有自己一人前行。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